高能预警!金科文化收购承诺期后业绩难撑 原标的股东急套现

[标签:标题]《电鳗快报》研究发现,在王健拟紧急减持的背后,是金科文化2018年第四季度营业环比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环比却剧降超57%。

        《电鳗快报》 王岩/文

        在6月10日8126.67万股股份可上市流通后,金科文化(300459.SZ)第二大股东王健抛出减持计划,原因是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款项,降低股票质押比例。

        《电鳗快报》研究发现,在王健拟紧急减持的背后,是金科文化2018年第四季度营业环比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环比却剧降超57%。

        此外,金科文化曾收购王健旗下杭州哲信,在杭州哲信2016年-2018年完成业绩承诺后第一季度,即2019年一季度,金科文化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双双下滑的局面。

二股东拟套现

        2019年6月17日,金科文化收到第二大股东王健发出的《减持意向告知函》,其计划自6月19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未来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922.0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且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总股本的1%。

        王健减持金科文化股份的原因,是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款项,以降低股票质押比例。

        《电鳗快报》注意到,截止2019年6月3日,王健共持有公司3.5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85%。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股份数为3.2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66%。

        2016年4月,证监会核准金科文化向王健等9名特定对象发行1.28亿股股份购买相关资产;向王健等5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过1.33亿股股份募集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配套资金。次月,公司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80元(含税),上述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新股发行数量为2.62亿股,并于2016年6月8日起上市(限售股)。

        2019年6月10日,担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的王健,持有公司限售股份3.49亿股中,解禁股份为2.85亿股,实际可上市流通数量为2342.91万股。

        上述王健解除限售的股份中,处于质押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2.62亿股(其中,托管于东兴证券的股份质押数量为6453万股,托管于兴业证券的股份质押数量为6270万股,托管于方正证券的股份质押数量为1.34亿股),该部分股份解除质押冻结后方可上市流通。王健同时需遵守董监高股份减持的有关规定。

        6月10日,金科文化解除的限售股份数量为6.65亿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33.74%。上述股份本次实际可上市流通的股份数量为8126.67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4.12%。

        按照6月18日每股5.75元收盘价计算,金科文化上述可上市流通股份市值约为4.66亿元,王健拟减持股份市值约为2.3亿元。

营收、利润双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在金科文化此前收购杭州哲信业绩承诺期满后,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开始双双下滑。

        互联网营销、精细化工是金科文化两大主业。2018年,公司践行将“会说话的汤姆猫”打造成一个全栖IP,一个IP孵化系统,并形 成一个IP生态的阶段目标,落实将公司打造成世界知名全栖IP生态运营商的战略规划,通过线上线下业务协同发展,实现了经营业绩的较大幅度增长。公司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7.2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95.1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8.4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13.76%。

        《电鳗快报》注意到,虽然2018年业绩大幅增长,但从分季度来看,金科文化在第四季度营收环比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环比却大幅下滑。而在今年一季度,公司出现营收、净利润双降的局面。

        2018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金科文化营业收入分别为6.89亿元、6.91亿元、6.2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9亿元、2.63亿元、2.02亿元。而在当年第四季度,在营业收入增至7.17亿元的情况下,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剧降至0.86亿元,环比出现大幅下滑。

        2019年一季度,金科文化营业收入6.5亿元,同比下滑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1亿元,同比大幅下滑13.73%。

        王健和方明作为利润补偿义务人,承诺杭州哲信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000万元、23,000万元和30,000万元。

        杭州哲信2016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19,225.03万元,2017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23,772.42万元,2018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33,587.42万元,合计为76,584.87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杭州哲信累计完成承诺盈利的109.41%。

深圳一小区要求录人脸指纹,居民很担忧……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以下文章来源于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南都,换一种方式

收集人脸信息需取得个人同意,这一点上公共住房承租者和普通小区业主的权利义务并无不同。采写| 南都记者 焦明梁本文转载自南方都市报近日,有深圳宝安区羊台苑居民反馈称,小区要求提供人脸、指纹、身份证等数据更新门禁系统,他们认为收集信息需征得同意,且担心此举可能造成隐私泄露。羊台苑管理处表示,此次录入相关信息为宝安区住建局统一推行。据相关部门文件称,启用人脸识别门禁系统,是为了加强对公共住房管理。对此,律师表示,收集人脸信息需要取得个人的同意,这一点上公共住房承租者和普通小区业主的权利义务并无不同。11月24日晚,宝安区住房与建设局回应称,在公共住房小区推广启用人脸识别门禁系统是为了防止住户转租转借等违规使用行为,住户退租后将删除所有个人信息。据住建局相关工作人员称,住户可自行选择录入何种信息用于门禁系统以出入小区,并非强制录入人脸信息,此前为小区管理处执行过程中理解有误、现已安排工作人员与物业对接落实。小区要求录入人脸等信息更新门禁居民担心隐私泄露宝安区羊台苑居民韦先生(化名)告诉记者,10月中旬小区物业管理公司深圳市住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羊台苑管理处(以下简称羊台苑管理处)要求居民在新门禁机上录入人脸等信息,“他不光是要个人的刷脸,还要身份证(信息)、还要打指纹,而且全家都得把信息往上传”。他表示,因为担心个人隐私遭到泄露、不少居民都拒绝录入信息,“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信息安全设备是哪个公司提供的,他们有什么信息安全方面的资质”。据他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羊台苑管理处于10月13日下发通知称,“根据宝安区住房保障事务中心(以下简称住房保障中心)通知”,居民需要前往相应楼栋的人脸识别门禁主机上录入身份证、人脸、指纹信息,后续其他家庭成员也需完成录入。韦先生表示小区管理处在群内下发通知称根据相关部门要求,居民要录入人脸信息以更新门禁系统。居民除了认为收集的信息太完整、担心泄露,还要求说明收集意图并签署协议。羊台苑居民在群内质疑此次人脸信息收集。相关文件称为加强公共住房管理居民表示新门禁启用后可尾随进小区韦先生表示,面对居民质疑,羊台苑管理处后续又相继发出两份抬头为住房保障中心的文件和一份门禁录入指引,并称“住建局要求所有住户务必在2020年10月25日前完成”录入。其中一份名为《关于宝安区公共住房启用人脸识别门禁的通知》的文件称,“为进一步加强对公共住房的管理,杜绝转租转借、长期空置、非法经营等违规行为”,住房保障中心拟于11月16日启用人脸识别门禁系统、要求承租人录入个人信息,文件中称该系统“集合人脸识别、身份证识别、指纹识别和门铃等功能”。在文件末尾,住房保障中心表示“若发现未备案登记的长期居住人员,我中心将根据有关条例进行处理”。据韦先生称,人脸识别门禁系统启用后,仍拒绝录入相关信息的居民会“跟在别人后面进去”。他认为,此前居民出入小区已有门禁卡,应当允许居民自愿选择何种方式出入小区。据深圳房地产信息网资料显示,羊台苑一期、二期均属公租房,开发商为宝安区住房和建设局(以下简称宝安区住建局)。管理处:区住建局统一推行18日,南都记者就此事向羊台苑管理处进行核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人脸识别门禁系统为宝安区住建局统一推行,目前录入工作已经完成超过50%。据管理处负责该工作的黄先生介绍,信息泄露是居民主要担心的问题,但收集的数据为住建局管理,“这种信息我们都没有一点接触的”。宝安区住建局:人脸、指纹可二选一自11月20日起,记者就此事多次向宝安区住建局了解情况,截至24日发稿前,未收到回复。南都报道该事件后,24日晚,宝安区住房与建设局(以下简称宝安区住建局)回应称,根据《深圳市保障性住房条例》等有关规定,为防止住户转租转借、长期空置、非法经营等违规使用行为,加强小区日常管理,住建局住房保障事务中心陆续在多个公共住房小区推广启用人脸识别门禁系统,但住户可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进入楼栋。在宝安区住建局介绍下,记者联系到了负责此人脸识别门禁系统的相关技术人员。据他介绍,设置录入人脸和指纹这两项个人信息,是分别考虑到部分居民指纹有磨损和身高不足、不便识别人脸这两种情况,居民在录入时可以二选一:“他(居民)只要申请,提出要求只采人脸,可以进行设置只采人脸,如果他只要求采指纹,那我们就不采人脸,只采(指纹)。”这位技术人员表示,采集时需要住户自行提出要求、他们可以根据要求进行设置。对于居民反映的人脸和指纹信息均被要求录入的情况,宝安区住建局相关科室负责人于11月25日告诉记者,应该是小区物业对操作理解有误、在执行时出了问题,“有时候可能物业执行得也有差距”。他表示,目前已经安排工作人员与物业对接落实、让居民自行选择录入何种信息。记者注意到,此前物业随住房保障事务中心文件一同发出的《公共住房门禁系统操作指引》中,人脸照片采集为必须步骤、指纹信息采集后标注称“可选择不采集”。对此前述负责人表示,该指引为通用指引、并非个案指引,“我们这个系统取其一就OK”。此外,对于居民提出的个人信息泄露风险,宝安区住建局回应称,系统开发单位具备涉密信息系统集成资质,采用“城乡社区公共安全保障警务支撑平台”作为服务平台,住户录入的信息将储存在平台进行管理,平台具备通信保密、网络安全、系统安全、业务安全等功能。住户退租后,所有个人信息数据即刻删除。宝安区住建局还表示,高度重视此前报道中反映的个人信息安全等法律问题,将充分听取有关专家意见研究优化。就住建部门的回应,南都记者再次联系羊台苑小区物管,截稿时尚未回应。律师:收集个人信息需征得个人同意公租房承租人与普通小区业主无不同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王渝伟律师表示,根据《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以及即将生效的《民法典》关于收集个人信息的规定,收集人脸、指纹等个人信息需要征得小区居民同意。王渝伟律师表示,推行小区门禁人脸识别系统,应考虑是否会对个人的相关权益特别是个人信息相关权益造成侵害。基于《网络安全法》以及即将生效的《民法典》关于收集个人信息的规定,以及《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第二十七条的立法意向,考虑到小区门禁系统的管理需求并非基于公共利益、公共安全,以及人脸和指纹信息属于个人敏感信息,因此对其收集使用需要慎重。“从保护居民个人信息相关权益出发,我认为居民有权选择可以替代收集人脸、指纹的门禁识别方式出入小区。”王渝伟律师还指出,收集人脸信息需取得个人同意,这一点上公共住房承租者和普通小区业主的权利义务并无不同。他表示,在公共住房小区实施人脸识别门禁系统仍需考虑是否是基于公共利益、公共安全的需要,而采取该系统管理公租房使用并非是为保障公共利益、公共安全所必须的。另外考虑到目前政府部门关于收集个人信息层面的最新立法动向,如《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第三十五条规定“国家机关为履行法定职责处理个人信息,应当依照本法规定向个人告知并取得其同意;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保密,或者告知、取得同意将妨碍国家机关履行法定职责的除外”,他表示根据此规定意向,政府部门在收集个人信息上仍需征得个人同意。针对个人信息存储管理的安全问题,王渝伟律师介绍称,目前对于保存人脸、指纹等个人生物识别信息的单位并无强制准入资质要求。“但是,我认为这应当是未来立法需要关注的,对于存储管理人脸、指纹这类具备高度敏感性的个人信息的业务,建议逐步适当引入准入行政许可,获得相应资质才能开展相关业务,并引入资质公示的程序,以最大限度保障个人信息的安全。”END

宋城演艺豪掷30亿投资珠海演艺谷项目 经营模式将进入4.0时代

[标签:标题]公告披露,该项目是中国文旅融合、演艺产业发展到新时代应运而生的重大项目;不仅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核心项目,建成后将成为中国文旅的标杆项目、世界演艺的朝圣之地。

《电鳗快报》文 / 杨力

10月1日,宋城演艺发布公告,该公司与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政府对推进建设“珠海宋城演艺谷项目”形成共识。

公告披露,该项目是中国文旅融合、演艺产业发展到新时代应运而生的重大项目;不仅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核心项目,建成后将成为中国文旅的标杆项目、世界演艺的朝圣之地。该项目对于公司、珠海市乃至中国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其成功将充分挖掘和带动珠海市和周边地区巨大的文化潜力和城市竞争力。围绕相关事宜,双方签订了《珠海·宋城演艺谷项目合作协议》。

该项目的地址在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斗门镇,项目主要内容是规划建设一个世界级文化演艺项目,包括数十个剧院集群、国际演艺节等十大板块的内容,项目总占地约为1500亩,投资约人民币30亿元。

对于该项目给宋城演艺未来经营带来的影响,该公司在公告中表示:“珠海•宋城演艺谷模式的开展,是公司未来五到十年战略发展布局的重要举措,助力公司未来走上更加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进一步提升公司品牌影响力和核心竞争力,符合公司的长远发展规划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该项目对提升宋城演艺未来的业绩表现至关重要,因为,《电鳗快报》注意到,近年来,宋城演艺的业绩增速在持续下滑。Wind金融终端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18年,该公司扣非后净利润的增速分别为83.63%、39.85%、24.77%和15.62%,呈逐年下滑趋势,而且,今年上半年更是出现了负增长,增速为-2.85%。另外,宋城演艺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也出现了下滑,增速为-6.21%。

不过,尽管业绩表现不佳,一些机构投资者还是看好珠海•宋城演艺谷模式未来对该公司业绩的提升。

国金证券认为,此项目的投建,是该公司从塑造单一景区,向打造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旅游目的地的4.0战略升级。创新于公司传统观光式产品,演艺谷项目及其衍生的演艺度假区,将包含24个剧院、55000个座位组成的演艺集群,覆盖几乎所有的剧院形式和演出形态,能够举办演艺节、戏剧节、音乐会、高峰论坛等系列活动,成为综合行业的休闲度假区。此次产品升级突破或将成为业绩拐点。

国信证券则从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角度分析该项目给公司带来的提振作用。宋城演艺珠海演艺谷项目系粤港澳大湾区文旅旗舰项目,大小选址和战略地位优势突出。从宋城演艺全国大的选址布局角度,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和成渝作为国内经济最发达,人口密集的区域,本身系公司演艺项目扩张选址的重中之重。其中,在珠三角区域,公司此前仅轻资产转自建的佛山项目,布局相对有限。尤其考虑2019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落定,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发展前景尤其可期。

此外,《电鳗快报》还注意到,宋城演艺8月28日发布了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被解除质押的公告,截至该公告,宋城集团共持有公司股份4.2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48%;此次部分股份解除质押后,宋城集团累计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680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5.88%,占公司总股本的4.68%。此次解除质押表明控股股东以及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良好。

普门科技IPO: 上市前突击分红6000万元为哪般?

[标签:标题]《电鳗财经》注意到,尽管普门科技即将登陆科创板,但该公司存在非经常性收益数额巨大,且主要来自政府补助,公司业绩对此依赖较大。

        《电鳗快报》文 / 李瑞峰

        今天,科创板IPO成功过会的普门科技将正式挂牌,招股书显示,普门科技主营业务为治疗与康复产品、体外诊断设备及配套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电鳗财经》注意到,尽管普门科技即将登陆科创板,但该公司存在非经常性收益数额巨大,且主要来自政府补助,公司业绩对此依赖较大。而且,普门科技的业绩对单一客户依赖非常大,未来业绩有突然大幅下滑的风险。最后,该公司在上市前突击分红6000万元。

        2016年-2018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普门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5亿元、2.51亿元和3.23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038万元、5643万元和8114万元,然而,在该公司近几年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中,非经常性损益的占比较大,2017年和2018年的非经常性损益分别达到了1979.67万和2967.55万。

        进一步了解,《电鳗快报》发现,普门科技的政府补助是非经常性损益的主要来源,2017-2018年分别为1540.74万和2031.49万,分别占当年利润总额的24.34%和22.66%。未来如果政府补助减少,可能会对普门科技的利润增长造成一定的压力。

        此外,普门科技还对单一客户依赖比较大。招股书披露,日本公司SYSMEX已连续三年为普门科技第一大客户,且销售额不断提升。报告期内,SYSMEX贡献的销售额分别为7325.34万元、9418.02万元、13887.24万元,在公司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41.97%、37.55%、34.93%。

        普门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公司与SYSMEX的合作出现提前终止或到期后不能续约,则存在可能导致公司销售业绩下滑的风险。

        此外,在此次IPO前,普门科技还进行了突击分红。在招股书中,普门科技简单描述分红情况:发行人拟对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利润分配,分配金额为6000万元。

        事实上,在此次科创板上市申报前,该公司已经在今年3召开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公司2018年度利润分配预案》。而公司提交招股书的时间为4月16日,与分红仅相隔一个半月。感觉该公司就是想在上市之前把钱赶快分掉,而且此次分掉的钱还不少。

        此次分配利润6000万元,占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5.17亿元的比例为11.61%,占公司未分配利润9156.48万元的65.53%。截至2019年6月末,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4.57亿元,未分配利润8227.38万元。

爱康科技“担保门”升级  控股股东申请重整或致控制权生变

[标签:标题]爱康科技及其控股股东之间的担保与反担保,以及爱康科技及其控股股东与海大集团系之间的担保关系,实在难以扯断;而且,控股股东重整,也将波及对爱康科技的控制权。…

《电鳗快报》文/李万钧

时隔一个交易日,爱康科技(002610)再次针对“担保门”发布公告,该公司控股股东爱康实业集团已经向法院申请重整,不涉及爱康科技本身。

《电鳗快报》注意到,爱康科技在公告中强调自身“具有独立完整的业务及自主经营能力……生产经营情况正常”。不过,爱康科技及其控股股东之间的担保与反担保,以及爱康科技及其控股股东与海大集团系之间的担保关系,实在难以扯断;而且,控股股东重整,也将波及对爱康科技的控制权。

债权人支持控股股东重整 爱康科技控制权存“不确定性”

5月27日晚间,爱康科技披露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江苏爱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爱康实业”)的《告知函》,经与之前主要债权人的初步沟通,各金融机构拟支持爱康实业重整,爱康实业集团系下其他关联企业不在本次申请重整范围内。

目前,爱康实业共持有爱康科技股份6.75亿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5.03%,其中5.08亿股被质押,5.31亿股被司法冻结,4.39亿股被轮候冻结。其中,被司法冻结股份占爱康实业持有爱康科技股份比例的78.76%,占爱康科技总股本比例11.84%。控股股东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申请进入重整程序,是氪科技实际控制权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截至公告披露日,爱康科技为爱康实业(单一法人实体)向金融机构申请的贷款提供了4.17亿元的担保,对应的实际融资余额为3.95亿元。爱康实业为爱康科技及其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向金融机构申请的贷款约18亿元提供了担保。爱康实业作为反担保方,为爱康科技对外提供的部分担保进行了反担保。

祸起对外担保,如今以重整解决担保危机。

爱康实业成立于2007年3月20日,在多年发展过程中,为江阴科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江阴东华铝材科技有限公司等“海达集团系”公司提供了大量担保,海达集团于2019年爆发债务危机,严重资不抵债,触发担保链风险,对爱康实业造成了蔓延性损害,爱康实业的融资环境受到了较大冲击,生产经营受到极大困扰,资金链紧张,不能为海达系企业垫付到期贷款。

依据公司章程,爱康实业做出决议,爱康实业以单一法人实体向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申请重整,希望在法院的指导和监督下,通过重整程序,全面化解爱康实业债务危机、获得新生,同时最大程度保护全体债权人的利益。

爱康科技表示,该公司自身“具有独立完整的业务及自主经营能力。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正常。”不过,如上所述,该公司控制权或生变数,同时爱康实业为其提供的贷款相必也将受影响,最好的可能就是爱康实业尽快完成重整,最小限度的减少本次担保门对爱康科技的影响,保障中小股东利益。

爱康科技涉1.91亿元逾期银行贷款承担“连带责任”

实际对外担保余额2.41亿元,逾期1.91亿元。

5月26日,爱康科技公告提示“对外担保贷款逾期风险”。爱康科技第三届董事会第五十一次临时会议、2018年第十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为海达集团旗下东华铝材向金融机构申请总额度不超过2.5亿元的贷款提供担保,担保期限为一年。海达集团为该担保提供反担保,反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担保。截至公告披露日,海康科技为东华铝材实际担保余额为2.41亿元,其中已经产生逾期的有1.91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爱康科技的总担保额巨大,除了对海达集团系1.91亿元逾期外,其他担保尚未披露逾期。截至2019年底,爱康科技存在对外(除并表子公司外)担保余额为60.51亿元,占净资产的比例为147.21%。

2019年业绩巨亏超16亿 净资产缩水三成

爱康科技是国内首家光伏配件上市企业,太阳能铝边框产品是细分行业龙头,2016年以来该公司逐渐发展成为以光伏配件制造、高效电池组件制造、新能源电力服务为三大核心业务的新能源综合服务提供商。但受到光伏行业“531新政”影响,经营业绩并不乐观。

年报披露信息显示,爱康科技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51.26亿元,同比增长5.65%;实现净利润-16.12亿元,扣非净利润-13.04亿元。不过,去年现金流还算充裕,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8.25亿元,同比减少3.79%。

净资产缩水三成。截至2019年末,爱康科技总资产116.45亿元,同比减少18.16%;净资产41.07亿元,同比减少了29.58%。

2020年一季度经营业绩同比大幅下滑,但上在盈利。该公司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99亿元,同比下降了40.39%;实现净利润7.79亿元,下降21.9%;实现扣非净利润5.66亿元,同比下降28.12%。

但是,目前爱康科技的现金流却非常“恼火”。截至一季度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392.12万元。

经营上承受行业压力,财务上遭遇对外担保危机,控股股东作出的重整方案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快速解决担保门困局,爱康科技才能获得宽松的经营环境。

《电鳗快报》将保持持续关注。

建霖家居IPO悬疑:数亿募资是否为给股东分红

[标签:标题]《电鳗快报》注意到,建霖家居净水产品产能利用率却在持续下降。2016-2018年、2019年1-6月,净水产品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11.61%、98.39%、85.77%、80.13%,其中2018年产能(21…

      《电鳗快报》文/高伟

        厦门建霖健康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霖家居”)的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首次公开发行的A股不超过450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07%,拟募集资金92000.00万元。募集资金用于厨卫产品线、净水产品线、智能信息化升级以及研发中心建设四个项目。公司阐释了上述项目投建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也多次称公司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但《电鳗快报》研究发现,就在拟大举募资的同时,近几年公司却在密集大额分红。

        建霖家居此次IPO有没有必要?募资投向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项目扩产难成行

        据招股书,建霖家居此次拟募资9.20亿元,用于厨卫产品线、净水产品线、智能信息化升级以及研发中心建设四个项目。拟募投的项目主要是扩产,称“项目完全达产当年预计可实现销售收入86958.23万元、净利润5855.04万元。”根据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按产品分类,2018年净水产品的收入为43177.31万元。简单对比可知,公司拟募投的净水产品线建成后,新增产能差不多相当于目前产能的两倍。

        然而,《电鳗快报》注意到,建霖家居净水产品产能利用率却在持续下降。2016-2018年、2019年1-6月,净水产品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11.61%、98.39%、85.77%、80.13%,其中2018年产能(211864小时)在2017年(202756小时)的基础上略有增加,但2018年产能利用率明显下降。

        2018年公司净水产品产能略有增加,产能利用率便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若未来募投项目建成,净水产品产能一次性暴增两倍。

        公司如何确保新增产能消化?这此时再大规模募集资金扩产,意欲何为?

        矛盾的财务数据

        匆匆推进IPO,必将出现不少漏洞。通过对比发现,建霖家居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财务数据的确存有矛盾。

        首先,净利润反常大增。2016-2018年,建霖家居营业收入分别为26.5亿、30.8亿、35.3亿,净利润是2.76亿、2.37亿、3.35亿元,2018年净利润增速34%。这一增速远超同行业水平完全背离整个行业的整体发展。比如当年的瑞尔特、惠达卫浴,营收分别为9.9亿元、29.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亿元、2.3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4%、5.38%。再如海鸥住工,当年净利润4195万元,同比降54.38%。对比之下在业内并规模不算大的建霖家居秒杀同行的增速引起业内质疑。

        其次,从产销数据分析存疑。招股书显示,2016-2019年上半年,建霖家居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6.51亿元、30.9亿元、35.3亿元和16.53亿元,2017-2018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16.55%和14.23%,营业收入稳定增长,实际数据相差较大。

        招股书显示, 2016-2019年上半年,建霖家居各期的库存商品净增加量分别为330万件、99.35万件、-16.79万件和-192.79万件,库存商品增加额分别为1701.43万元、-2477.15万元、1704.9万元和-2751.85万元。2017-2019年上半年,建霖家居各期库存商品的净增加额分别为1989.76万元、5815.8万元和-4050.15万元。比较这两组数据发现,由产销数据计算出的库存商品净增加值和由存货中库存商品及发出商品计算得到的库存商品净增加值差距甚远。

        产销存关系的失衡,最终反映的是财务数据和经营信息的真实性,最终反映的是收入、利润的真实性。建霖家居披露的产销存数据存在重大疑点,这不得不让投资者担忧该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是否可信。

        边IPO边密集分红

        《电鳗快报》发现,建霖家居阐释了募投项目投建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也多次称公司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实际上,公司在拟大举募资的同时,近几年公司却在密集大额分红。

        2016年6月30日,公司前身建霖有限股东会通过决议,按股东投资比例分配以前年度可分配利润17615.40万元;同年11月24日,建霖有限股东会又决议,以股权比例向全体股东分配3753.66万元;2017年3月27日,建霖有限董事会再次通过决议,按股东实际投资比例分配2016年度利润13527.57万元;2018年6月1日,公司2017年度股东大会通过决议,同意以总股本4.01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 10 股派现 2.84 元 (含税,下同),合计派发现金红利11407.71万元;2019年4月,公司又分别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决议,以公司2018年末总股本40168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现3.50元,共计14058.80万元,且上述分得的股利中557.58万元转入资本公积,剩余股利按比例分配。

        简单计算可知,2016年6月至2019年4月,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建霖家居累计派现5次,共计分配红利60363.14万元,而这些分红已经可以覆盖上述募投的绝大多数项目。

        既然募投项目如此必要和迫切,为何不先将资金用于项目建设而要密集大额分红?

        对于上述种种疑虑,《电鳗快报》于4月26日向建霖家居公开信箱发去求证函,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回复。

收购资产完成后 赤峰黄金商誉减值测试划分被责令改正

[标签:标题]内蒙古证监局决定对赤峰黄金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要求公司于2019年12月30日前完成相关事项整改,并向内蒙古证监局报送整改报告及相关材料。

《电鳗财经》 赵超/文

近日,赤峰黄金(600988.SH)近日收到内蒙古证监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8号《关于对赤峰吉隆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赤峰黄金2015年收购郴州雄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雄风”),形成商誉4.41亿元。2018年,公司对郴州雄风商誉减值测试时,未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合理划分资产组。上述会计处理错误,影响公司2018年披露的财务报告的准确性,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内蒙古证监局决定对赤峰黄金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要求公司于2019年12月30日前完成相关事项整改,并向内蒙古证监局报送整改报告及相关材料。

除上述责令改正通知书外,赤峰黄金还收到内蒙古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9号《关于对赤峰吉隆黄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波、财务总监赵强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针对公司上述问题,决定对公司总经理高波、财务总监赵强采取监管谈话的监督管理措施。

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高波先后工作在夹皮沟金矿、吉林省吉森丰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赤峰华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吉林龙井瀚丰矿业有限公司,由工人到历任团委书记、经营副矿长、董事、生产部长、副总经理等职;2010年起至2013年8月任吉隆矿业董事、副总经理;2012年12月至2016年2月任公司董事会董事、常务副总经理;2016年2月至今赤峰黄金董事、总经理。

赵强2004年至2010年历任灵宝黄金股份有限公司审计部经理、总经理助理兼总经办主任、执行经理兼投资管理部经理;2010年12月至2013年8月任吉隆矿业董事、财务总监;2012年12月至2016年2月任公司董事、财务总监;2016年2月至2018年9月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常务副总经理、财务总监;2018年9月至今,任公司董事、财务总监。

《电鳗财经》注意到,在收到上述整改前,赤峰黄金刚刚完成对瀚丰矿业100%的股权收购。

上述交易标的资产的作价以2018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的评估结果5.62亿元为依据,经友好协商,最终确定为5.1亿元。

2019年前三季度,赤峰黄金营业收入43.42亿元,同比增长183.5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6亿元,同比增长60.26%。